星期五, 四月 20, 2007

验房

终于拿到钥匙了,没有过多的喜悦,倒是想起了钱钟书先生刚归国时的几句诗来

置家枉夺买书钱,明发沧波望渺然
背羡蜗牛移舍易,腹输袋鼠挈儿便

星期日, 四月 15, 2007

大人物

昨天应该是个大日子,否则不至于一天之内见识了近六百年来的两位最为杰出的大人物——醒着的时候重新认识了明太祖,睡着了见到了和蔼可亲的蒋校长

睡不着的时候一般说来都是会有重大发现的时候,因为睡不着的时候通常都会挑难得有兴趣翻的书来看。

小说中的朱元璋是个小心眼毒心肠的丑和尚。篡了明教教主的位,杀害魏国公徐达等开国元勋⋯⋯小说的读者远比正史的读者数量众多,小说的作者当然也不需要负上历史责任,只可怜了太祖高皇帝含冤负屈。读完《明史*太祖本纪》才发现,朱总原来也是个有勇有谋,仁义兼备,知人善用的民族英雄,难得的好皇帝。和唐宗宋祖相比,大概也毫不逊色吧,至少大明朝开国时没有玄武门之变,也没有陈桥兵变后的杯酒释兵权吧。

“天以子民之任付于君,为君者欲求事天,必先恤民。恤民者,事天之实也。”
“朕淮右布衣,因天下乱,率众渡江,保民图治,今十有五年⋯⋯”
同样是领导农民起义,层次就比洪秀全和号称建立了“新”中国的某人等农民领袖高出了很多,难怪后世的文学作品和民间传说中多是诋毁他的事迹呢。比不过他就弄臭了他,这个好像是有中国特色的领导人共同的政治特征吧。这大概也是今晚我要梦见蒋校长的原因吧,因为他也是个被历史歪曲的人物。

此等胸襟坦荡,朴实无华的皇帝很难不教人敬重,难怪嘉靖皇帝会给这位老祖宗增谥“开天
行道肇纪立极大圣至神仁文义武俊德成功高皇帝”如此马屁味十足的名字,不过据史看来,这个名字也不算过分。

读到《成祖本纪二》的时候,睡意已经越来越浓了。放下书,闭上眼,不知过了多久,时间就到了民国时期了。大概是抗战刚结束,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在接受校长的检阅。很丢脸,我不知怎的就混入了这支土不啦唧的乌合之众。幸好,何应钦将军给我送来笔挺的国军制服,校长亲自给俺授了上校的衔,最重要的是握手的时候约我共进早餐。

走进餐厅,得意的打量着镜子中身着上校制服的自己的时候,电话响了,MD,每次梦到这种好事总是被电话吵醒。老杨这鸟人,刚回国也不闲着,乱打什么电话。

不能和校长共进早餐,改成周末和老杨共进午餐。

星期五, 四月 06, 2007

装嫩和变老

“我已经老了”这句被王小波盛赞过的杜拉斯的《情人》的第一句曾经让我困惑了很久。这王小波也太神经病了吧,这么平常的一句话也要称赞的话,那么值得称赞的东西未免要泛滥,原本数量就并不众多的表示褒义的词语一定需要加班加薪。

每天都听到不少人说自己老了,其实,我知道,这帮家伙压根就没打算承认这个事实。说自己老了和夸别人漂亮一样都只是说说而已,不必当真的。

其实,老了真的也没啥不好,可以堂而皇之的挂掉不必给别人留下太多的悲伤;可以上完厕所理直气壮的不拉裤链;可以不必心虚脸红的自称“我老人家”……,对我老人家而言,最重要的,老了,可以装嫩。

技术上讲,装嫩的难度系数要高出扮老的4.73倍。越挑战,越精彩,keep aging。

XW同学的装嫩天赋在地球上应该是能排入福布斯500强的,出神入化,鬼斧神工,叹为观止,哈哈。上个周末陪她出去溜达了一圈,一起做了几件装嫩的事情。(版权问题,不能细说)

装嫩,还蛮令人兴奋的:)

星期一, 四月 02, 2007

霍琛布鲁茨老爷

“我就是鼎鼎大名的大盗贼霍琛布鲁茨老爷!”今天在地铁里听到一个小孩对另一个小孩的台词。

嘿嘿,这句台词我曾经也对表弟用过,当时表弟的角色是那个卡斯佩尔。

表弟是个天才。我曾经用realone给他看过下载的电影,刚学英语两年的他告诉我realone是离婚的意思,好像从那时起re-alone真的就每况愈下,反正我早就改用mplayer了。

表弟今年高考,成绩一塌糊涂的他不知道能不能超常发挥。超常发挥对他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阅卷老师能否认同他的一派胡言倒是个大问题。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表弟在记忆中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卡斯佩尔的样子。这次五一回去要见见这个黑小子,一年多没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