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六月 09, 2009

死亡并不是报应

发布戒严令的早在香港回归之前就去了,哭着抢着不要脸的要去念那个戒严令的也终于跟着去了。不能说这一定就是报应,如果真的有报应,至少连新闻联播也该被央视的大火一起烧成灰烬才对啊。

如果真的有报应,决定封掉blogger,flickr,youtube等网站的也得立马暴毙才行吧。

星期一, 四月 20, 2009

吴导,别闹

王国维先生说:诗有题而诗亡,词有题则词亡。

那么弄一堆不着调的人物凑在一起拼出个电影,非常不靠谱的加入三国这个主题,吴宇森导演恐不久于人世矣。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影片《赤壁》以最大程度的真诚告诉观众,香港人对制造烂片始终怀有不灭的热情。所以,港人不死,影业难兴。

Oracle buys Sun

On April 20, 2009, Oracle announced it has entered into an agreement to acquire Sun Microsystems (Sun). The proposed transaction is subject to Sun stockholder approval, certain regulatory approvals and customary closing conditions. Until the deal closes, each company will continue to operate independently, and it is business as usual.

The acquisition combines best-in-class enterprise software and mission-critical computing systems. Oracle plans to engineer and deliver an integrated system—applications to disk—where all the pieces fit and work together so customers do not have to do it themselves. Customers benefit as their system integration costs go down while system performance, reliability and security go up.

星期日, 四月 12, 2009

Keep playing

好东西永远都没法被拒绝,比如可口可乐。结婚前我俩曾信誓旦旦的把它列入垃圾食品,但是一年后,家里依然经常见到它窈窕的身影。

食品很容易被分类到垃圾食品,因为他们除了等着挨吃没有表达抗议的能力,然而定义垃圾歌手就不那么容易了。昨天听了一首英文歌,每一个单词都能听清楚意思,为自己的听力神奇的进步高兴之外,同时觉得老外的歌词之俗之没有水准远在国内词作者之上。失望出现在主持人的介绍之后,原来这是一个叫谷峰的歌手写给自己刚出生的孩子的。所以,如果列出两页的垃圾食品需要三分钟,那么写出三本垃圾歌曲大全的书大概也就是半天的事。

能写出如此之烂的歌曲也可以被称作音乐人,那么我打算学吉他看来也不是那么不靠谱的事情了。弹了两天之后,手指那叫一个疼。据说吉他弹到最后手指都跟脚后跟似的,又听说女孩子都喜欢手指又长又嫩的男生。那么某人那么痛快的决定给我买吉他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啊。

好吧,事已至此,换钢琴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了,一个月后我就去足浴店洗手去。

星期日, 三月 29, 2009

谁他娘的把灯给关了

把对能源耗尽的恐惧用“地球一小时”这样如此动听和伪善的名字来表达,就连地球自己在内也不得不赞叹不已吧。

“真是十分温馨的活动哦,我很遗憾先前恐龙和长毛象他们一直没有想到如此绝妙的主意。”地球在本次活动中接受采访时显得格外激动。
同时,地球在他的blog中还表示:“其实我并不是很担心我的资源被耗尽啦,我还蛮希望看到我的资源被耗尽时人类那副好笑的模样是不是比剑齿虎更可爱。”

可怜的地球,我不知道他想不想来一次“人类三万年”的活动。如果有三万年的时间没有人类来制造麻烦地球也应该会很无聊吧。

不得不在地球住上一阵子的我们,随遇而安就好了,何必跟着一群傻子瞎起劲呢。

星期一, 六月 23, 2008

4:2

没有欧洲杯,电视里我们只好看看火炬被抢
看着欧洲杯,越发觉得传递火炬是只有傻子才干的事情

欧洲杯的精彩与动人之处在于不管赛程到了什么阶段,总是有自己喜欢的球队继续留在场上,也总是有喜欢的球队出局

西班牙 Vs. 意大利,红色是火焰,蓝色是海洋
白色的意大利如果没有布冯,实在太像中国队

伟大的卡西利亚斯,帅

星期六, 五月 31, 2008

但愿大地悲悯些(By 蔡康永)

每次遇到地震
我就又一次领悟
地球根本不是特別设计来给我们住的

我们啦
或者恐龙啦
蚂蚁啦
都只是时机凑巧
得以在地球住上一阵子

在台湾总会遇上好几次地震
再小的地震
只要感觉得到
都让人好无力

但愿大地悲悯些

夜晚了
为四川祈福

被媒体狂轰滥炸之后发现还是蔡康永最有深度
这大概就是作家和记者的区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