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三月 29, 2007

Blogspot重新开放?

看电视里的香港人说国语是一件冒风险的事情,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国语会把你逼疯。但是,就杀伤力而言,香港人的国语还是要被印度人的英语无情的击败的。殖民的创伤跟地铁里利用奇形怪状的残缺的身体行乞的儿童一样让人同情同时也招人厌恶。

听了一整天的印度专家关于网格计算的专题讲座,虽然收获颇多,但显然耳朵受到的委屈更多。整整花了15分钟的时间,才逐渐适应了这位牛人的发音,也慢慢的找到了网格这个词(Grid)出现在他的句子中的位置。直到今天才发现,以前遇到的会讲英语的印度专家真的还算不错。

愉快的一天,因为N1 Grid Engine,因为blogspot.com重新可以直接访问,还因为LSI表现还不算烂到家

星期四, 三月 22, 2007

天下之祸,皆兴于内

Google Blogspot再一次的被我们的网络保姆挡在了门外。

暂时只能通过http://www.pkblogs.com/bluescoket来访问了。

网络是自由的,政治是狭隘的。网络遇上政治的时候,无聊的人就开始无耻的兴奋了。

扬汤止沸,不如灭火去薪。限制个把国外的网站是不明智的,天下之祸,皆兴于内;限制言论自由更是极其不明智的,言者不狂,而择者不明,国之大患,故于在此。

星期四, 三月 15, 2007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不读书不可怕,可怕的是没品的人开始读书。从秦始皇开始,对没品的人读书的担心就没停止过。好在秦朝没有接入Internet,好在秦朝也没有用卫星转播电视的打算,挖几个坑,烧几堆书,问题也就解决的差不多了。

两千年以后,坑是越来越多了,不过挖坑的人换了。那些满腹经纶的所谓专家、学者开始频频亮相各个媒体,今天品三国,明天讲论语,再不济就算算王熙凤每年用月钱放贷可以获利几何。就连故宫里开上一间Starbucks也要闹得电视、网络跟着不得安宁。

没品的人读书最恐怖的地方就在于他们一定喜欢把自己读书后的见解和感受强加给后来的读书人,好端端的文学作品被演绎成了他们自编的字典,满汉全席也就成了压缩饼干。百家讲坛最后会是一家之言,文化中国的结果必定是文盲化中国。

谈艺录和管锥编基本上也算是读书笔记,虽然看不太明白,可也从中找不出什么大言不惭的言语,作者似乎也没有要挟读者认同的意思。可惜啊,学贯中西,虚怀若谷的钱钟书似的人物毕竟太少了。

书得自己读,结论得自己下。电视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星期二, 三月 13, 2007

杭州春望

望海楼明照曙霞, 护江堤白踏晴沙。
涛声夜入伍员庙, 柳色春藏苏小家。
红袖织绫夸柿蒂, 青旗沽酒趁梨花。
谁开湖寺西南路, 草绿裙腰一道斜。

星期六, 三月 10, 2007

The Insider

小时候妈妈就告诉我吃完东西不要马上就看书看报。今天发现这话说得太对了,晚饭后刚吃了一粒21金维他,然后拿起南方周末,赫然在头版就印着:

最新研究显示,长期服用维生素明显增加死亡率。

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不值得我们相信了,这不是什么坏事,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想过凭什么我们就要相信一些貌似需要相信的东西。按说不该看到这条消息我会变得如此惊讶——小时候接受的共产主义教育,我们现在还有谁会把它当真?

其实我还蛮担心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跟Al Pacino的电影The Insider里那样:真相被强势故意的隐瞒,我们相信被隐瞒的真相需要付出代价,不相信就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那样的生活未免太累了。

但愿维生素的真相没有被人为的操纵,那样我会比较容易选择继续服用还是放弃服用。科学还是比较单纯的,单纯的东西还是比较容易判断该不该被相信的。

星期四, 三月 08, 2007

嘉靖和道光

皇帝们要是哭起穷来,恐怕谁也吃不消。

“穷啊,MD,家家皆尽。”嘉靖帝递上皱巴巴的名片,一脸的无奈。

一阵温暖从道光皇帝的心头升起,毕竟自己的遭遇不算最坏:“其实我们也不是很富裕啦,去年刚被盗光啦,没办法,省着点过呗。”道光帝擦了擦鼻涕。

“我已经省着过了五十多年啦,天天吃糠喝稀,真TM没法活了。”康熙帝在他的blog的相册里上传了他那瘦巴巴的标准像。

“吃糠喝稀那是健康饮食,就别抱怨啦”,躺在病床上的“三高”的咸丰帝说话了,“御厨每天都放很多的盐,抗不住了,这不都快被咸疯了啊。”

星期一, 三月 05, 2007

不堪的排队

电影里的排队和生活中的排队都是很不堪的事情,只是生活里的排队更加的不可避免。

在排队为了等到一张飞往新大陆的机票的卡萨布兰卡和拿着盘子等待炸鸡块的自助餐厅,都是可以对人类自尊进行极度摧残的地方。我们生来就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欲望,而排队就是毫无保留的把欲望展现在公众场合的最好的手段,每个人在排队时一定会在心里默念无数遍:我想要。

“Hey,来排队吧。”开发商对打算买房的一对对的年轻男女淫笑着。比你有钱有势的人永远不会和你一起排队。

“干什么!排队去!”负责维持秩序的老头在趾高气扬的指挥着。这个世界总是有那么多人希望我们乖乖的排队,能够毫不费力的从中找到乐趣也是他们的特长之一。

“下一个。”负责检查肛门的医生在向排在门口的等待体检的众人再一次的发出邀请。我们有时候也愿意被迫来排队的。

“一个一个来,每个人都会有苹果的。”阿姨在尽力安慰排队领苹果的小朋友。原来我们从小就慢慢习惯了排队。

“该死的,前面还有73个人在等待。”这是我每次走进银行的问候语。
“TMD,还有372个将军死掉我才能升成少将。”而这个是中国诸多大校几乎一致的呼声。
所以,在银行一般我会以为自己是一名大校,甚至是一名比较幸运的大校。

排队,有生不完的气,只有假装不把它当成排队,我才有可以笑出来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