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八月 19, 2007

七月初七

基本上我们是把这个七月初七过成了正月十五。装上了新买的灯,虽然没有花灯可看,可是只要有新的灯,只要有亮,我们就很开心了。

昨天买灯的时候发现,原来弄不清状况的灯和弄不清状况的人一样多,明明长得恶心的要命,却偏偏要占据着最显眼的位置。可惜我们看上的灯永远都有一副诸葛亮的表情:“一定要多来角落里找我几次,不然我不会出现哦。”

很庆幸可以有正月十五来代替七月初七,为什么这样凄惨的日子可以拿来做情人节呢,为什么要把被性苦闷困扰的牛郎和织女作为爱情的象征性人物呢。一年才见上一次哎,多年以后我开始怀疑小时候认识的牛郎织女星中间的那条带状的银河是不是牛哥没有忍住的一次射精造成的意外。

回家的路上还看见一个又矮又丑的女生抱着一捧花,就像从来没捡到过猪大便,一捡就刚好碰到猪在拉肚子一样的神态洋溢在她的脸上。唉,花儿啊花儿。幸运的花儿献给爱情,不幸的花儿卖给上海女人。

星期五, 八月 03, 2007

清热解毒

酷热难当,高烧不退,老天爷一定是病了。医者父母心,老子给他拟了个清热解毒的方子:

金银花 4钱
蜂蜜 3钱
太子参 1钱
石菖蒲 1钱
柴胡 5钱
黄莲 3钱
石斛 2钱
淮山药 3钱
决明子 1钱
白术 2钱
莲子心 4钱
车前子 3钱

无根水煎服,七天一剂,连服八剂,只要吃不死,烧可自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