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二月 28, 2007

钱钟书和张爱玲

上海人,像任何都市的人一样,也多的是老土。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任何都市的人,拿来跟上海人并肩一放,很容易就会“略土一点”。不见得是外貌的土、见识上的土,多半时候,是一种面对人生的土。

我讲的,自然是彼时的上海人。

拿所有三十年代作家来,放在张爱玲的身边,立刻分晓;白话文有白话文的土、文艺腔有文艺腔的土、左派左派土、右派右派土,一个一个不是青筋暴露、就是灰头土脸。

唯一不土的是钱钟书,可他写一写又不写了。

                                                ——摘自《痛快日记》

星期一, 二月 19, 2007

爱情就像处女膜

“爱情就像处女膜,人人都知道他的存在;可是能不能得到,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新周刊, 爱情3.0时代》

1.0, 2.0的版本我还没见过呢,转眼爱情就进入3.0了。

如果老版本还在继续使用的话,基本上我不会选择这个3.0。

说实在的,读完这篇文字,我真的被这个3.0吓到了。基本上我是被作者将爱情和婚姻性爱等其他东西的概念混淆程度吓坏了,这么没有逻辑的文字也可以被刊登到新周刊这样国内为数不多的知名刊物上。

包括这个3.0,2006年还有一些其他数字在给我们添乱,比如“80后”。其实,貌似吓人,仔细想来,却也是杞人忧天。不就是一群偏离传统,却又没能完全否认传统;自以为很有想法,却毫无思想;自以为都很正确,却又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没有灵魂的没有信仰的迷茫的一些家伙在制造新概念而已嘛。

今天以后,可以不必理会他们了。

星期六, 二月 17, 2007

非洲人民非常拽

刚刚看了Google Analytics对我的blog的访问统计结果,惊奇的发现居然很多访问是来自美洲大陆的,不知道这个统计结果准确程度如何,美国人现在中文水平提高也忒快了一点吧。

南极洲的企鹅可能还不知道Internet这回事,所以目前为止还没有南极洲的哥们到访这里。

非洲人总是很拽,因为这个blog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非洲居民到访过。其实这也难怪,非洲人自己的文字他们恐怕还没完全认得吧,让他们看中文实在是过分之极。不过,既然其他大陆的人能来看看,他们也应该假装来看看呀,不要总把自己排斥在世界文明之外嘛,拽不总是一件好事情。

P.S.
哪位在Oregon State University,Corvallis啊,实在想不起来了,给提个醒。

春联贴上墙

贴春联的意义大概就是把过去一年的不快与烦心封存吧。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可与人语无二三,尤其是这个狗年,我和老爸达成共识,认为这是我们家有史以来最黑色的一年,所以无论如何今年的春联是要贴的,只是我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大的包裹才能把去年的烦心事全部打包扔掉。

和老爸贴好春联已经快中午时分,看着左邻右舍新贴好的春联,过年的气氛和锅里的蹄膀一样开始慢慢的升温了。

来年一定不是大家春联和祝福短信中描述的那个样子,春联的另外一个作用恐怕就是告诉大家一切都还有希望。

其实,俺们家很多年没有贴过真正的春联了,俺们到处贴的只是一个字:福。

健康是福,亲情是福,友情是福

星期三, 二月 14, 2007

情人必须过情人节?

—摘自 蔡康永《再错也要谈恋爱》

是。情人节是必须的。因为如果没有情人节,就不会有教室和办公室里“谁收到最多花”的残酷竞赛,就无法培养危机感和羞耻心了,就很少人会“平日储备,以备不时之需”了,就很少人会“养兵千日,用在一朝”了。
否。情人节是多余的。因为所有为“某种身份”设计的节日,都是多余的,都只是让“那种身份”的人,更劳累罢了。父亲节让“父亲”更劳累,军人节让“军人”更劳累,劳累于表态、感恩,以及允诺担起更多的责任。

是。情人应该要过情人节的。这个节日逼得许多闪烁其词、得过且过的情人,起码得表面上打一次卡。这有助于正确数据的建立。
否。情人应该不要过情人节的。爱情自有其高标准和低标准,通不过测试的人,何必硬要蒙混过关?你看好好一条白蛇、瞎起哄去过什么端午节,任它修炼千年,还不是当下现了原形。

情人节呢,还是要过的。你这样想——情人节是和清明节、植树节同类的纪念性节日,是为了追念那些恋爱殉职人员的日子。这么一来,这个节日立刻就定位清楚,对象明确,而且符合绝大多数人的需要了。
情人节呢,还是算了吧。你这样想——大部分人是一辈子都谈不到什么真恋爱的,他们已经整年都在过沮丧的日子了,你又何必再指定一天,落井下石的叫他们为模范生们鼓掌呢?!没有机会上台接受表扬的人,也应该有权不做观众吧。

情人节一定要过,尤其是第二次。因为第一次往往是糊里糊涂就过了,到第二次还能过的,才算敲钉转脚、略具规模,算是有过节的资格了。
情人节少过才好,尤其是第二次。论语说的“不二过”,叫你同样的过错,不要犯第二次了。当然,解释成“不二次过节”也可的,如果这“节”是错的。

既然号称情人,就该过过情人节吧。即使是把钱存在银行,也有一年一次的利息结算日啊。
既然号称情人,就不该过情人节吧。我知道秘书有秘书节,劳工有劳工节,可是,谈恋爱虽是辛苦的工作,却无从联合同行、组成工会、争取权益的。

星期二, 二月 13, 2007

快乐的大脚

Happy feet动画制作是越来越精美,可惜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都完全比不上帝企鹅日记

情人节打算去看电影的话还是建议选择亚瑟和他的迷你王国(Arthur and the Minimoys)或者博物馆之夜(Night at the Museum)好了,最近实在没什么更好的片子可以在电影院看了。

星期四, 二月 08, 2007

又是情人节

我们每年都要把所有的节都过一遍,就象每年都有很多学生要把《高等数学》翻一遍。不管翻书翻到什么程度,微积分都是要考试的部分,情人节也是每年要考试的微积分。

曾经看过情人节被女友要求在街头恳求路人见证他求婚过程的男生,现在看来这个出题的女生和当年教自动控制原理的老师一样的残忍,不过她的愚蠢程度似乎要超过那位参加过三次补考的上届师兄。

曾经看过办公室的女生暗暗较量收到玫瑰花的数量,不知道多少朵能够表示及格的程度。要是以这个标准来看,在我看来很多人这辈子也很难及格了,因为除了情人节那天我看到很多女人捧着玫瑰回家,其他时候她们都是在赤手空拳的挤地铁呢。低层次的女人在意玫瑰,有内涵的女人在意爱情。

一朵玫瑰表示什么,那么两朵,三朵...各有含义,这些都是现成的公式;微积分也有现成的基本公式表可以拿来背的,问题是背下这些公式不表示就会有个好成绩。数学不只是公式,爱情也远不是这么简单。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靠着玫瑰和公式通过考试。

其实很讨厌过洋节,不伦不类不说,就是人山人海找一个像样的环境吃饭说话这么个简单要求都难以满足。所以,让爱情留下,让情人节去死。

没什么好说的了,不管怎么说还是祝大家都有个好成绩吧:)

星期一, 二月 05, 2007

加菲语录

嘘——千万不要告诉他们我做了好事,这会影响我的形象的!
你竟然带了一个又老又没用的家伙回来,而且不是我。

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有猪肉卷是永恒的。
加菲猫肯定不是为猪肉卷而生,但猪肉卷一定是为加菲猫而生。
你可以让小猫离开肉饼,但不能让肉饼离开小猫。
最可爱的东西莫过于一张放着猪肉卷的小桌子。
加菲猫要有了三个愿望:“第一个是要猪肉卷,第二个还是猪肉卷,第三个,哦,你错啦,我想要更多的愿望,那样我就能得到更多的猪肉卷啦。”

欧迪,我们去吃冰激凌吧,不过你得看着我吃。
欧迪,走,我们去买一个或九个汉堡包当晚餐。
“欧迪在窗外冻得瑟瑟发抖,真可怜。我真有点不忍心看他这样。不,难道我能坐视不管吗?我必须做点什么。”加菲拉上了窗帘。
我应该对欧迪有礼貌。——(踢欧迪一脚)——很抱歉,欧迪?现在我做到了。
如果你不想给谁东西吃的话,就得让它想着点什么。
加菲说(对欧迪):“卷心菜和怀表是有区别的,卷心菜不能告诉我们时间,欧迪,你长了棵卷心菜脑袋!!”
大自然就是通过狗这种生物来说明,我们的生活不算是最差的了。
今后我永远不做对不起欧迪的事,……也许,也许不是永远。

我不能让那只鸡在我的名字后面写字。
这个汉堡包的味道不错,但不如前八个好。

肚子大不可怕,可怕的是肚子里没有好东西。
球状也是身材。
我的体重是我自己的事。
我感觉体内有一只骨瘦如柴的小猫,它……觉得饿了。

有了意大利面,谁还会吃老鼠呢?
从来没有我不喜欢的意大利面条。
巧克力的麻烦是:你把它吃了,它就没了。
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比钱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说意大利面。
纳尔曼,你好。我现在在阿布扎比。这里最糟糕的地方不在于没有意大利面条,也不在于离家几千英里。最可怕的地方在于--这里挤满了被邮寄来的,可爱的猫!

失败的人特点是会不断地失败。如果你想看看他的失败的话,他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如果你不能击败你的敌人,那么就加入他们。

“加菲猫,你不会是真的要把我用快件寄到阿布扎比去吧?”
“不,纳尔曼,我不会的。我会用慢件,这样可以便宜一点。”

"乔恩,你要是猜出这里面有多少巧克力豆,这罐子里的东西就都归你。"
"我猜你已经把它们都吃光了。"
"你猜对了!"

乔恩:送披萨的是个女的。
加菲:女披萨快递员?……快娶了她!!!

你能不能用英语来说中国话?否则什么都别说。
世界上有三样东西要等好久好久才能来:生日、圣诞节……和送披萨的人。

不,水果蛋糕!这是我不吃的三样东西之一。另外两样是葡萄干,还有蜗牛。
从今以后,我将不再贪吃,而只是爱吃而已。
每天我只吃四餐饭……早饭、午饭、晚饭、和零食。
我不是个大馋鬼,我也不是什么都吃。我只是个行为艺术家,(指着面前的食物说)我在完成我的作品。

我并不是每次吃完饭就看电视,有时我边吃饭边看电视,生活中有些改变会增加乐趣。
你以为一天睡18回觉是件容易的事吗?!
(深沉状……)——我是在做梦吗?——(冲到自己“床”前,掀起被子……)被子里没有我,不是在睡觉……
(元旦节清晨第一句话)今年我决定每天睡眠不超过八小时!……这样的话,一天八小时乘以365,再除以24…15…121.5天。(对乔恩说)5月3日叫我起床。

能从这种不让体重增加的运动中得到乐趣真是太好了。
今天我要做俯卧撑!……呃呀呀呀呀(实在撑不起来)……今天先俯卧,明天再撑??
除了吃和睡,生命也许还有别的意义,不过我觉得没有就挺好。
如果早晨晚一点儿来的话,我会喜欢早晨的。

Taxi, 南京

南京的Taxi司机都很拽,好像他们都认为自己开的不是破破的小车,而是刚刚放下起落架的波音737。

本以为这辈子不会有太多机会跟一个机长吵架,颇为遗憾。机会只给有准备的嘴巴,昨天倒是险些错过了这个机会。

南京是我第二熟悉的一个城市,在这里给我故意绕道我是不能不提意见的。好在南京城倒也不是太大,即使绕上两个圈也不会损失多少,所以我的意见还算比较温和。不过,这位非常傲慢同时土的要死的Taxi机长是不愿意承认错误的,操着一口南京话就冲我来劲了。

最听不得带着脏字的南京话,妈的,不就是骂人吗,谁不会!显然我的同样夹着脏字的奇怪的南京话还是让这位机长意识到了这是在地面。不过,这鸟人依然一幅无所畏惧的面孔倒是着实让我钦佩,我开始怀疑他是XX党党员,他们从来都是这副永不认错的嘴脸。

他不认错,我不付钱。

在南京第一次坐车不付钱,也第一次认识到原来骂人也可以当钱使。

星期五, 二月 02, 2007

关于孩子这东西

想到这个题目确实把自己吓了一跳,虽然孩子这东西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太吓人的东西。

很多朋友、同学,还有其他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在开始生或者生了孩子,我还没敢跟他们讨论过生孩子好不好玩这个话题。最早认识的生孩子的人是我爸妈,快三十年了,好像他们也没主动提起过生孩子有什么好玩。

很多有孩子的人因为他们自己有孩子的缘故,都认为我也必须弄一个。可我自己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一定要有个孩子,虽然这东西不用花钱,不用每天充电,不用洗净熨平。

其实,大概我是不敢而不是不愿意弄个孩子吧。人生是怎么回事我自己还没弄清楚呢,稀里糊涂的再制造另外一个人生恐怕会让它和我自己都感到不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