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十一月 29, 2006

你就是我全部的宇宙

印度有个神话故事,父神想挑选一个儿子来继承他,就和母神一起找来了两个儿子,告诉他们谁最快能够绕着宇宙一圈就可以得到父神的位置。大儿子——好像故事里大儿子总是最蠢的——立即夸上他的龙冲向了宇宙深处;小儿子则一脸无辜的骑上了他的脚踏车围着爸爸和妈妈转了一圈。

最近看到听到了这么多分分合合的故事,好感慨。

亲爱的,我现在就想飞回去,围着你转圈——因为,你就是我全部的宇宙

星期日, 十一月 19, 2006

斗酒C千行

无论是斗酒诗百篇,还是斗酒C千行,不管是古人还是现代人,只有吹牛是永恒的,只要牛吹的够水准。

今天小朱同学的婚礼,这里理所当然的要祝他们夫妇新婚幸福,白头偕老。多喝了三五杯,然后回家借着酒劲写了六十行C程序,再也写不下去了。突然明白喝醉了写诗是怎么回事——无论做什么事,没法继续之后剩下的只有吹牛。

李白的豪放近乎于吹牛,越醉牛也越大,这一点倒是很符合现代人的特点。所以说他是大诗人倒也不过分,毕竟他超越了同时代的人一千三百多年。

商人的眼里满世界都是商人,读书人眼里则没有几个能称的上是“读书人”的。所以我认为上下数千年,读书人屈指可数也就贾谊,苏轼,钱钟书和小可而已:)

同样是酒后的乱语,这么写就显得比李白有文化很多: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