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八月 28, 2006

比贝利还郁闷

发现向贝利靠拢是在世界杯的时候,但直到昨天才发现我已经超越了他。

贝利是球王,但我从来没有看过他踢球。打电视里开始有足球转播,好像就只有马拉多纳。贝利在我心中形象的树立完全是靠嘴而不是他的脚。

无论是欧锦赛还是世界杯,只要贝大爷看中并且大加赞赏的球队,十有八九都不能寿终正寝。这些暴病而亡的球队命运悲惨的程度往往和贝大爷的乌鸦嘴所用褒奖的词汇的多少成正比。

今年世界杯,被我看好的球队一支接一支的被淘汰。本来认为小组赛就会被淘汰的意大利和法国居然双双进入决赛,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仅从命中的球队数量上,大概可以和贝叔一较上下了,郁闷就这样开始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昨天,意大利杯看好尤文图斯,西甲首轮当然认为皇马能够轻松摆平比利亚雷尔。唉!
所有这些比赛加一块让我深深体会到了老贝的郁闷,为啥我也变这么乌鸦呢。

贝利的乌鸦嘴好像只局限在足球圈,这就是我比他还郁闷的原因。还是昨天,F1,领先阿隆索的舒马赫,在我的窃喜之后,红牛那个破队的那个什么兹就把安全车招来了,大好形势却只弄了个第三。MMD,积分差距又扩大了。

现在宣布,今年看好阿隆索夺冠

星期五, 八月 25, 2006

多少钱的女性性工作者才算优秀

对女性性工作者进行定价和预测股价一样困难。不过股票定价是对未来现金流的分析,对女性性工作者的评估应该是在提起裤子之后。当然也有系好皮带不付钱的,这时这个女人多半兼职香港明星或者台湾政客。

多少钱的性工作者才算优秀,这个问题其实很无聊。如果非得这么问,无聊的问题可就接踵而来了——多深的马桶才算的上好品质,拥有几个坑的公厕最受欢迎。

理论上说定价在供求曲线相交的那个点上的妓女容易长期受到市场的追捧。
马桶则认为自己的深度应该在通常分量的大便落进去溅起的水花不碰到最近的屁股为合适,不自甘堕落的马桶则经常为自己被扯入性工作者的话题而委屈。
和马桶不一样的是多数公厕则喜欢将自己和性工作者一较高下,通常他们依靠接待能力让她们面红耳赤。标志接待能力和并行速度的坑位数量就是取胜的公开的秘密。

真的不是存心找茬,坐了一天的车遭受了一天的视觉、听觉骚扰,法制不健全,无处申冤。

场景一:
轻轨,某东北男和某上海女坐在边上。调高了ipod的音量之后,136分贝的绵绵情话不时渗过玛丽亚凯丽的歌声萦绕耳底,挥之难去。谁爱听可以挨谁坐啊,拜托不要将声音溅到我身上。
场景二:
另一列轻轨,挨着站的是另一对。这次的丰腴女人将她略有下垂但依然硕大的胸部搁在了这位大哥的前臂上,奇怪的声音吓走了旁边一位无辜的女孩。我决定留下来,不过我发誓我只是为了保持男性的尊严,而不是为了她的胸。好吧,我承认,我更想看她脱光时隆胸手术后的疤痕在哪里。

场景三?打住,写剧本不是强项。

我能忍受合适深度的马桶,但不能忍受到处横行的性工作者气质;我宁愿开着公厕出行,也不想挨着性工作者保持男性尊严。其实从周口店的北京人到现代人,特别是现代男人,进化时间也就区区几十万年,DNA当前版本现在还处在Beta版的阶段,请不要再通过不分场合的穿着和举动来挑战我的bug。

星期四, 八月 17, 2006

没完没了的选秀

当没有胸的女人遇上妩媚的男人,就幸福的收获了来自泰国人妖的同情
当妩媚的男人遇上没有胸的女人,就生动而勇敢的再现了李莲英的风度

当超级女声遇上加油好男儿,就让吴宗宪也显得相当有深度
当Discovery遇上这些男人和女人,拿起手机,我该为哪只大象投票
当SMG遇上湖南卫视,第一次发觉电视遥控器的发明竟然是这样的远见卓识

为啥我总有这许多抱怨
为啥美国人不抱怨,他们有好莱坞
为啥台湾人不抱怨,他们的电视还有立法院的拳击可以播
为啥香港人不抱怨,没脑子的香港人不会抱怨他们有一群烂演员
为啥日本人不抱怨,他们的男人有他们女人新拍的片子
......

不再抱怨了。选秀节目多了,还是能出现点亮点的,比如李宇春这个小伙子歌唱的次了点,动作还是蛮帅的嘛。

算了,珍惜生命,远离电视

星期二, 八月 15, 2006

纪念失败

8.15,是个适合投降的日子,所以注定有人要去纪念这个日子,小泉纯一郎就是其中的一位。为了让这个日子显得更加庄重,中国政府还特意赠送了它的抗议。

别人有种纪念失败,我们却连面对胜利的勇气都没有。十四年的对日战争非得说成是八年抗战,——常常听到的话,所以也就只是随便说说;可是常常听到的话,并不就表示值得相信——还有六年在做什么,大概是在闹独立,然后就去长征了吧。长征哦,因为不要机票,旅途虽艰辛,可风景应该不坏吧。

到底是谁打败了日本,这个问题真的让我们很不堪,因为至少我们还没有一本像样的抗战史。其实这样也很好,省却了日本人经常更换教科书的麻烦。

8.15,有人去了靖国神社,有人去了“加油,好男儿”。

星期二, 八月 08, 2006

鬼话连篇

七月十五,农历鬼节。和春节一样,节日气氛淡然无味。
这年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鬼话难讲,鬼话流行,不过趋之者若鹜,大有英语凌驾于汉语之上的态势,恐怕人话跟汉语一样不免被归于弱势的命运。
鬼话和屁话不一样,屁话是说过就算的,信不信都是一个样的。屁话是无聊的人说的,鬼话是无耻的人说的。话说回来,这世道大家都无耻,所以我们多半习惯了把鬼话当屁话听。比如什么宏观调控啦,股市大牛啦,八荣八耻什么的,听听么就算了。

唉,年初就说要加工资了——MD,即使这个是鬼话,我也要相信的,信则灵嘛,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