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七月 20, 2006

色情片也有翅膀

蔡康永

色情片,是何等慈悲的圣物啊。

据说,这个世界上之所以充满了天使,是因为上帝不暇分身的缘故。在没有办法对每个子民都妥善照顾的情况下,上帝送下无数的天使,来看护每一颗脆弱的心灵。上帝的企业之庞大,网路之畅通,员工之众多,完全没有怀疑的必要。如果把眼睛转移到可怜的地球上,寻找一下,是否找得到规模同样庞大,对子民也同样慈悲的工业呢?规模庞大的,当然不少,运输工业,军火工业,往往都庞大到吓人的地步。可是要说到“慈悲的心”嘛……恐怕都没有办法和色情工业相比。

不必交出你的灵魂

色情工业,以贪婪为基础,以滥产为原则,内容上永远充满着粘液、叫喊、还有遍布小颗粒疙瘩的肌肤。如此经常被视为不堪的产物,却奇迹式的,在我眼中,散发出慈悲的光芒。所谓慈悲,照我的解释,是不管多么可爱的,还是多么不可爱的,都一律加以眷顾,加以抚慰。即使是在龌龊、再驽钝的家伙,也都能像头痛时吞下头痛药那样,在五分钟之内,就得到舒解与安宁。而且,跟上帝的企业不一样,色情业并不要你的灵魂,他们不要你信仰,他们,一点都不在乎是不是你的唯一。
“不准看别人的光屁股哦,只可以看我一个人的。”——色情片的女主角,很少对影迷做这样的指示。
他们,只要你的钱。
比起要求你交出灵魂,付出信仰,永保唯一忠诚的宗教来,色情工业的需求真是轻松多了。灵魂毕竟只有一个,钱总是不止一块吧。
花很少的钱,租一卷色情录影带,买一张X电影票,就可以让脑子昏迷一阵,好像在寂寞那两排臼齿的当中,塞进一块海绵,让这两排牙齿不要磨得那么刺耳,不要咬得那么痛。
等过了几十分钟,那海绵就会被“噗”一声的吐掉。不过,毕竟也是又把几十分钟的寂寞,低档过去了。
色情片的慈悲,是这一种慈悲。

天使翅膀还是苍蝇翅膀

洛杉矶,像每个大城市一样,有很多看色情片的地方。有的光线明亮柔和,夹杂在西好莱坞各种精巧的餐厅和衣服店之间;有的则阴暗腥臭,点着自暴自弃的霓虹灯。
从这些地方走出来的男人,或多或少,散发出“终于又度过了一截人生”的那种微妙气味。他们的表情,有的很呆滞,有的很疲倦,也有的依然兴致勃勃的样子。不管是什么表情,总是透露着“可以继续活下去”的心情。
人生有很多小小的路口,亮着红灯、绿灯,还有其他各种颜色的灯。如果你在路口停下步来,想一想,可能这个路口,你就永远过不去了。
色情片,挥动着天使或苍蝇的翅膀,在很多这样的小路口,勤力的招呼着大家,接引了很多本来会停步的路人。就又继续走下去了。

星期日, 七月 02, 2006

Shut up!

英格兰vs葡萄牙,从中央五套换到上海有线,就像用一盆飘着蟑螂的汤换了长满黑毛的回锅肉一样——妈的,解说总是那么让人恶心。

其实我的要求并不高呀,球到禁区麻烦你们闭嘴行不行啊。

纳闷了,找个解说员咋那么困难。不要求你们会唱歌,会搞笑,也不要求你们播音系毕业,仅仅要求说话的时候有点脑子就好了嘛。球票涨价涨到600欧元还是物有所值的。

世界杯,让解说员走开,让裁判走开,让埃里克松走开!

P.S. 黄健翔同志记大过一次,勉强同意留台察看——等开除段喧的时候一起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