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六月 26, 2006

严禁英格兰参加世界杯

又是1:0,又是英格兰。无奈,英格兰仍然在依靠老贝的右腿在一瘸一拐的走向死亡。

不反对你们英格兰取胜,只是对你们踢球的方式感到恶心。连黄健翔同学都写书说要“象男人一样战斗”,为啥你们还要坚持象蠢猪一样满场乱跑呢?忍受你们不是今天一天了,MD!

一将无谋,累死千军。一支充满生气的英格兰活活被葬送在从霍得尔到现在这个瑞典老头的所有无能教练的手中,这是冤呐。

糟糕的比赛,差劲的教练,没有进取心的球队,加上央市那个段暄的解说,换台!好歹也是世界杯决赛阶段的比赛,这么没有观赏性,拜托不要弄的和上海电影节一样好不好。无聊的影片,不对味道的主持人,政协会议式的颁奖典礼,不认识的貌似大牌的演员们,真是委屈了我们老徐同学去当评委,不知道老徐同学在blog里会怎样写。

星期六, 六月 17, 2006

第二天

经历过高温和花椒的考验,开始享受重庆的生活。

胃在傍晚醒来,生活从半夜开始,眼睛则全天无休。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时分,可天还很亮。小吃,火锅,什么都有,只有一个胃,实在是遗憾。

凌晨三点,街头依然和联合会杯的现场一样热闹。

美女如云,折磨眼睛。

星期五, 六月 16, 2006

演出开始了

第一次由衷的感谢中国国家足球队,感谢它们没有打进决赛圈,感谢它们理智的避开和阿根廷分在同一小组的命运,是它们的明智选择让数亿中国球迷保持着兴奋的心情和中国球迷已经所剩无几的尊严旁观阿根廷演绎足球的魅力。

不过,阿根廷的戏有点过。已经击倒对手还要穷追不舍,似乎有点小人得志的味道。不看好这样没有内涵的球队。

一如既往地喜欢西班牙,虽然技术型打法并不能让他们登顶;一如既往地支持荷兰,虽然命运之神一直不愿眷顾这个人才辈出的华丽的橙色军团。

好运,斗牛士们!

进攻,风车下的剑客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