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一月 31, 2006

Beauty killed the beast

爱上一个漂亮妞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何况还是只猩猩。好莱坞也真是,为啥不让king kong参加二次大战呢,铁定比蒙哥马利出色,即使死在隆美尔手里也比失足摔死强啊。

看king kong就像吃饭点完菜,半天都不见上菜。动作片弄了一个小时的文艺片前奏,敢情拍片子现在也流行乱搭的。看不明白,很久没看“清晰版”的片子了,不适应了。

丛林人也蛮幸福的,那么多怪物可以看,还可以陪打架。来客人还可以弄一餐恶心动物满汉全席,炖蜘蛛(应该和龙虾差不多吃法吧),恐龙排骨,蚊子派,蝎子土司,还有上次吃剩的人骨头汤。酋长,上菜。

星期三, 一月 25, 2006

回家

终于回家了。汽车只有两种状态,堵车和停车。眼睛看饱了风景,肚子很是嫉妒眼睛的饱。

老爸把我回家的日期弄错了,进门就问,你小子今天回来干啥?看在香气扑鼻的晚餐的份上,我很快就原谅他了。四个月没回家了,回到家才发现自己还蛮想家的。

妈妈照旧是问东问西,基本是选择题和判断题,估计是她体谅我吃饭太猛舌头没有多时间做品尝以外的事情,呵呵。

菜饱饭足,例行的是老爸请我去桑拿。浴室里我们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准确的说是我又再次接受了老同志的革命再教育,直到适当拍了老同志马屁数个。

纳闷,为啥还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那样盼着回家,盼着过年呢。最好不是老杜所说的“江汉思归客,乾坤一腐儒”: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