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十月 25, 2005

队列满了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事情,我的队列满了,原来有史以来最完善的一个分时多任务系统也会发生性能问题的:P。

私事、公事,反正是一堆事。抓起这件,想起那件,然后就放下这件,page in, page out,没有头绪。

LDAP/Kerberos的事情还没解决,又来了数据库的安全审计。ORACLE还勉强好说,DB2, Sybase,天啊,这不是难为我么,招谁惹谁啦。

和朋友开玩笑说,干不完就清空队列,请病假,回家生孩子去,嘿嘿。生孩子也郁闷,她们家孩子起名叫5000万,我只能生个叫一块钱的,坐个地铁都得欠费,唉... ...

为了南京的会议,分时系统决定放弃睡眠时间了,不过咖啡的钱能不能给报了?

星期一, 十月 17, 2005

License to drive/License to Kill

下午终于去驾校报了名,希望能赶得上明年的F1:)

拿到驾驶执照之后,我一直认为要是再有个杀人执照就好了,可以省掉很多麻烦:P。祈祷吧,最好不要让我真的用上杀人执照,嘿嘿。

License to Kill和On Her Majesty's secret service(女王密使)其实是007系列里最难看的两部,辜负了这两个好名字。

现在看不顺眼的人太多,老罗同志说“每天都在想杀人和忍住不杀之间徘徊”,就因为他没有license。除了杀人,男人还需要有使命,活了这么久,好像越来越不知道应该要干点啥,无聊的要去学开车。想起了当年刚学会一句For King and the Country,就自封为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们的小同学们了,比起现在,好像那时侯更有使命感,哈哈

星期日, 十月 16, 2005

关于戒烟这件事

戒烟,呵呵,已经半个月了。

“戒烟”是主动不抽烟,它和“禁止抽烟”不一样。物理学认为凡不被禁止的事件都允许发生,比如打碎的鸡蛋从地上自己爬起来重新变成一个鸡蛋(终结者IV:),所以这半个月几乎每天都违禁抽上几根就情有可原了。

每天都被这些家伙威逼利诱,而且每次都被他们阴谋得逞,这个是十分讨厌的:P,总得找点其他什么来忘记香烟的离去。失恋的时候会想起Mike Seaver和Ben Seaver的对话。
“Mike,什么才能让我忘了她?”
“时间,还有,其他姑娘!”
难道需要其它牌子的香烟么?
鄙视自己:

男人一定要抽烟。 浸过焦油的想法往往比较显得深思熟虑,如果不是这样,那就再继续点上第二根香烟;男人之间的重要决定有时就在一根烟的时间内就完成了。

男人一定不要抽烟。 当那种潇洒的感觉慢慢变成一种习惯的时候,包括当年说你抽烟姿势帅的在内的很多人都会告诉你这是坏习惯。就像习惯了坐地铁,忽然发现地铁站每天早上跟难民营一样,真的不知道该挤上车好还是“让列宁同志先走”好。你都不知道我上车那站的上海大嫂有多厉害,比加斯科因还凶狠,害我每天都是以防守任意球的姿势上车。

男人一定要戒烟。 抽烟了再戒烟,可以为无聊的生活增加点新意,也可以显示下无拘无束的生活态度,什么也约束不了我,甚至是没有香烟。

男人一定不要戒烟。 就像离婚了的人多半还会再次结婚。戒烟又怎样,想抽的时候还是要抽滴。

真的戒烟了,没有烟的周末真好。

星期三, 十月 12, 2005

也叫开幕式,也叫运动会

难得在南京举行一次全国性的活动(全国性,不是全国-性),据说也有隆重的开幕式。

不看还好,看了真TMD的恶心,堂堂一个省长的致辞,里面没有一个有水准的词,平庸点也就算了,还那么冗长;运动会也要团结在胡总周围,也要高举邓总的大旗。江苏什么破省长啊,有这么当着胡总的面拍马屁,当着全国观众的面找挨骂的么?这种猪头也能当省长,现在省长卖多少钱一个?

X届X中X会和运动会又有什么关系,是运动员去开会,还是开会的来运动?写稿子和念稿子的用不用脑子的啊,运动会上说这个干啥?!运动会也要政治化,无聊,无耻。从今天开始我要是再看十运会的比赛,你们就揍我。

星期一, 十月 10, 2005

10.10

居然想起今天是双十节,感觉自己象民国的遗老遗少。

不过如果双十节也能算假期的话,就不用国庆之后连续上他7天的班了。

十月十日,是不是适合造反的日子?今天那台Sun Fire 6800真的反了,累的哥哥我半死,也累的Sun的那哥们半死,傍晚打电话来说,继续观察,明天再说吧。

想造反就造吧,谁怕谁啊,辛亥革命算牛了吧,还不是一样被袁世凯给接管了民国政府。

小样,折腾吧,明天就解决你!

星期四, 十月 06, 2005

Un peu d'amour, pour moi; c'est déjà trop

荒寂的海上谁作伴
没有伴,没有伴
除了黄昏一片云
除了午夜一颗星
除了心头一个影
还有一卷惠特曼

星期一, 十月 03, 2005

24x7的无聊

好漫长的假期,7天,据说创造这个世界也只需要7天。长的无所事事,无聊之极,好像有点明白了有人为啥没事要去创造这个世界玩了。

得找点事情做,再给上帝7天时间,他会做什么?上帝说:迪斯尼太远,去苏州乐园:)苏州的确是个乐园,吃喝玩乐都是胖子买单,致使很长时间我都以为苏州的娱乐业是免费的,哈哈,还有比这更像乐园的地方么?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没错!

太湖的日落阳澄湖的蟹,——胖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得有些品位了——不过从苏州西南角跑到东北角还挺累人的。说实话丫总是点J.D.让我受不了,不过更让我受不了的是疯鱼,丫转眼就把半瓶J.D.解决了,目瞪口呆——当时是我的表情,1个小时之后是他的。

回到上海,继续为剩下的时间发愁。休息比上班还难熬,突然感觉自己很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