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九月 19, 2005

在九月失踪

储安平,这个名字被再次提起。第一次和美女聊天聊出这么复杂的人物,It's a sign,呵呵。

第一次读到储安平,看到“党天下“之后,他的悲惨结局,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政治在中国就那么狭隘和丑陋。

这是一封储安平写给胡适先生的信:
“……我们创办观察的目的,希望在国内能有一种真正无所偏倚的言论,能替国家培养一点自由思想的种 子。……我们自己虽然抚心自问,是真正无党无派的,……先生或能想到,在滔滔天下,今日到底有几个人能不顾一己的利益,忘私从公,献身于一种理想,尽心尽 智,为国家造福。到底有几个人,能这样认认真真,实实在在,做人做事。……因为今日之士,太慕功名,太希望从政。但是我觉得一个有为之士,他应当看得远, 拿得定,做他最好的,以尽忠于他的国家。刊物出版以后,我除了我的寓处,社里,学校三处之外,任何集会不参加,任何人物不周旋,这就表示,我不以这个刊物 为私人进身之阶,不以这个刊物为活动的根据。今日中国需要者,就是有浩然之气的人。我们请求先生俯允担任观察的撰稿人,是为对于我们的鼓励,并非要先生鼓 励我这个个人,而是鼓励并赞助我们这种理想,这种风度,这种精神。……”

不能不怀念他,因为,时至今日,有这样境界和胆识的知识分子能有几人;还因为,时至今日,中的政治又进步了多少;自由的理想离我们到底是走近还是远去了......

星期五, 九月 16, 2005

Solaris X New Feature

Zone
Dynamic Trace
Dynamic Resources Control
Zettabyte FS & Enhanced UFS
IP Filter(the Firewall of Solaris)

Sun Microsystem will introduce you the most powerfull operating system Solaris 10 since 1984 at http://www.sun.com and http://docs.sun.com

星期二, 九月 06, 2005

迟到的......

迟到的厦门之行,两年两个星期。第一次出行受到台风影响,而且还是这样猛烈的台风。补上一篇迟到的游记,纪念一下这个唯一一次让我后悔的迟到。

乘坐的飞机比期望的要小,厦门也一样,想象中的东南重镇不该只有这么点,似乎海浪狂笑几次就能把厦门岛当了午餐。四处张望,都是一水的肤色黝黑 的厦门姑娘——是黝黑,不是古铜色,也不是摩卡咖啡的颜色——导游还添油加醋的说“......厦门的姑娘象大嫂......”。所以我想起了柯受良,小 -黑-哥。

厦门很干净,但不适合旅游——就象自己的房间,即使弄的很干净也不能卖门票。在厦门的三天,两天阴雨,谢天谢地,没有台风。出去玩没劲,就那么 几个地方,无非就是雨中拜访陈嘉庚和他的朋友们;不出去玩也没劲,宾馆里的保龄球道四道坏了三道。同事们聚在一起打牌没劲,这里不是澳门;不打牌也没劲, 除了睡觉,实在找不到共同的爱好。

于是,三天的行程变成了例行公事般的参观。

厦门,应该在两年之前到达,而不是两年之后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