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五月 27, 2005

仍然不是AC米兰

讨厌欧洲大陆以外的俱乐部球队,阿森纳除外。
看着AC米兰被点球杀死,尤其是死在利物浦这支破队手里,哭笑不得,还真被我猜对了结果。

用加布里埃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话就是:多年以后,当我面对失利于利物浦的AC米兰时,一定会想起那个观看三剑客比赛的遥远的星期天的下午,当时......

现在的AC米兰已经远不是当年喜欢的那支AC米兰了。永远都是这样,Nothing last forever,呵呵,瓦伦西亚例外。

星期六, 五月 21, 2005

或者所谓无眠

这个时间被蚊子咬醒,睡意全无,无意之间,却被我找到或者所谓春天的完整版,收藏一下。

或者所谓春天
——余光中

或者所谓春天也不过就在电话亭的那边
厦门街的那边有一些蠢蠢的记忆的那边
航空信就从那里开始
眼睛就从那里忍受
邮戳邮戳邮戳
各种文字的打击
或者那许多秘密邮筒已忘记
围巾遮住大半个灵魂
流行了樱花流行感冒
总是这样子,四月来了先通知鼻子
回家,走同安街的巷子

或者在这座城里一泡真泡了十几个春天
不算春天的春天,泡了又泡
这件事,一想起就觉得好冤
或者所谓春天
最后也不过就是这样子:
一些受伤的回忆
一些欲望和灰尘
一股开胃的葱味从那边的厨房
然后是淡淡的油墨从一份报纸
报道郊区的花讯

或者所谓老教授不过是新来的讲师变成
讲师曾是新刮脸的学生
所谓一辈子也不过打那么半打领带
第一次,约会的那条
引她格格地发笑
或者毕业舞会那条
换了婚礼的那条换了
或者浅绯的那条后来变成
变成深咖啡的这条,不放糖的咖啡
想起这也是一种分期的自缢,或者
不能算这么残忍,除了有点窒息

或者所谓春天也只是一种轻脆的标本
一张书签,曾是水仙或蝴蝶
书签在韦氏大字典里字典在图书馆的楼上
楼高四层高过所有的暮色
楼怕高书怕旧旧书最怕有书签
好遥远的春天,青岛
的春天,盖提斯堡
的春天,布谷满天
苹果花落得满地,四月,比鞋底更低
比蜂更高鸟更高,比内战内战的公墓墓上的草

而回想起来时也不见得就不像一生
所谓童年
所谓抗战
所谓高二
所谓大三
所谓蜜月,并非不月蚀
所谓贫穷,并非不美丽
所谓妻,曾是新娘
所谓新娘,曾是女友
所谓女友,曾非常羞涩
所谓不成名以及成名
所谓朽以及不朽
或者所谓春天

星期五, 五月 20, 2005

Tiger - 和高尔夫运动无关

Puma, Jaguar, Panther走了,Tiger来了。

这是哪个给起的研发代号,明显有江郎才尽的嫌疑。也许是因为Jaguar、Panther和Tiger这三个词只有Tiger在中国版英语教科书中出现了,不过即使这样它明显不如他的前辈操作系统听起来那么酷,甚至有点俗气。

IBM TotalStorage是用海洋大型动物来命名他的存储产品的,比较著名的像鲨鱼(Shark),虽然市场反应一般,但据说当初有吃掉其他竞争对手的意思在里面,比较温柔的像急速海豚(Fast Dolphin),也让人们感觉一些FAStT产品的灵活和可爱。

MS Windows的名字则比较土,这种命名方式可能源自中国,——起源年代不详——比如,赵大官人,张三爷,王五哥,杨七嫂,白二十二舍人(白居易任中书舍 人时)。那么MS就更加简化了,名字不换,就排行变一变,Windows 95/NT/97/98/Me/2000/XP/2003,是想告诉大家岁月在流逝?要不配合这10年的windows演化,盗版一句广告词“视窗恒久 远,一碟永流传”?不可否认Windows的进化速度,从95到2003以及即将推出也不再用年代命名的LongHorn,其稳定和友好得到了飞速的提 高,恐怕是所有操作系统厂商里将技术和市场结合的最完美的产物了。

和拥有金钱但缺乏创意的Microsoft相比,苹果的命名总是显得那 么独特和别具匠心,他们是用不同的猫科动物的名字来命名MAC OS X不同操作系统版本的。既然在市场上无法与微软抗衡,苹果就始终保持他的特色,苦心孤诣又战战兢兢的经营着这个小圈子。追求完美的外观和一心颠覆传统的性 格吸引了一群年轻人在为他们呐喊,尽管声音是那么苍白和微弱。

我是从Panther开始接触MAC OS的,安装操作系统之前,打开光盘包装,就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居然一个数字世界里有这么有个性的名字的东西,居然还是操作系统(虽然Sun OS也有Solaris这样的很酷的名字,可他毕竟没有生命),一只美洲黑豹,一个操作系统!

一年以后,Panther老了,Tiger出生了。我始终不愿意放弃Panther,这第一个我接触到的OSX的版本;我不愿意选择Tiger,显然是因为名字太没特色。
不幸的是,Tiger好强大,提高了的运行性能和spotlight这个高速搜索的东西让我动心了。给Panther升级到最新的版本,最后一次启动后和他告别了。
幸运的是Tiger里也有很多Panther的影子,Finder,Expose,Dock,i系列的软件。豹应该比虎更快才对,可现在Tiger更快。国际奥委会可能要派官员来药检。也许检不出啥来,有可能是将Panther的基因Tiger化了。

P.S.
还是有点担心,10.5版本的MAC OS X会叫什么,CAT?晕了......
要不直接跳到MAC OS XI?再晕,HP-UX 11.0......
OSXI也好,另外起名字,猫科动物少啊。可以改用花来命名嘛,比如狗尾巴花,多美的名字啊,好过Tiger。:P

星期五, 五月 13, 2005

Summer rain

I lost myself in the summer rain
——From U2

雨不大,继续往前走吧
雨很大了,那就跑吧,最多也就1500米
有电话,心里暗骂,停下来接吧。控制着剧烈的喘气,终于讲清楚sendmail转发的事情,但此时我已经对能否保持形象近乎绝望。
“老 师,你就这么淋着?” 头顶移来一把小小的雨伞,转过头,是一张带着稚气的脸,——刹那间,我明白了阿甘第一次坐上校车遇见Jenny为什么要说:“She's the most beautiful thing I've ever seen”,一张绝对是天使该有的脸。

老天总是在天气问题上跟我过不去,这一次,他输了,是他的天使制止了这次的恶作剧。
“呵,我不是老师” 我狼狈的说到。
“拎着苹果的包在跑,我以为你是老师”
天啊,又是因为苹果,难道苹果就这么迷人?人类是因为苹果被赶出了伊甸园,这次因为苹果我被拉进了这漂亮的雨伞之下。
改天我要试试不带苹果跑,但愿测试的结果不要对我构成伤害,呵呵。
拿着雨伞,上了车,还是忘不了那张脸,也停不下充满感激的激烈的心跳。

It's a beautiful day
——also From U2

星期三, 五月 11, 2005

无聊的日子

月光让树影继续百年的摇曳
清风抚平水面的忧愁
微笑的惆怅从水底浮露
夜坐听风,昼眠听雨
思绪带着温暖在血液里流淌
我思想,故我是百合
多年以后,你的低吟
穿过醇厚醉人的沉寂
掠过我曾经斑斓的花瓣

星期四, 五月 05, 2005

时空卷曲是哲学问题还是物理学问题

时空,
在星期天平直,在星期一弯曲;

视界,
在星期天是真空,在星期一是电荷;

而实验,
在星期天和星期一都是一样的


是弯曲还是平直,哪个是真正的事实,物理学家说这个问题很无聊,因为他没有物理意义。看来不能迷信自然科学,因为他只注重方程,爱因斯坦说方程可以解决永恒的问题。

难道物理学家想推卸责任?哈哈,就这一点我适合做个物理学家。

真的很难理解,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大概明白时空卷曲,可是最后却说这个没有意义,难道非得再去读读让我讨厌的哲学?

我只喜欢形而上的哲学,可打小就有人告诉我那个是不对的。

见鬼,我仅有的一点哲学天赋就这样被打击和撕碎了。

康德,纯粹理性批判,指出和时空相关的一个论述,时间有没有起点是个二律背反的命题。看来哲学家又想把问题推给神学。哈,难道我也适合去当个哲学家?

没办法,我们去见上帝,上帝会怎么说?

不行,不能见上帝。且不说执政党不允许,尼采上个世纪就说:上帝死了。
所以上帝也不会说出答案了。

唉,没办法,也许福尔摩斯会发现点什么新的线索。

不扯了,去吃饭

星期三, 五月 04, 2005

休假结束

回到上海
五一假期已经过了一半了
在家被妈妈唠叨了四天,佩服老爸,他今年已经被唠叨了四个月了,哈
我比他强,因为我可以逃,敦刻尔克大撤退
看来是该找个女朋友了,要不下次还得被唠叨
毕全功于一役,开始我的闪电行动
妈的,目标在哪,看来进攻波兰的计划得延期,唉
算了,还是听听Casablanca吧
嘿,想起电影里那个大舌头老男人了:A kiss is just a kiss... As time goes by...
NND,为啥要想起他,应该想起女主角才对啊
换一首
换啥呢,随便吧,生活随机演绎